玩世現實主義代表方力鈞作品探析——中國波普藝術現象研究系列

摘 要:研究玩世現實主義代表方力鈞繪畫作品的特點,了解其作品背后的創作思想和對中國當代藝術的影響。從符號學原理入手,分析方力鈞藝術作品的圖式符號、觀看方式和波普理念,系統研究其繪畫作品的獨特藝術語言。方力鈞玩世現實主義系列作品是其自身人生經歷和社會環境的共同影響下形成的,是中國本土藝術文化和西方波普藝術語言相互結合的產物,其充滿大眾審美趣味的作品形式豐富了中國當代繪畫的藝術語言,給觀者帶來美的感受。方力鈞利用藝術創作來思考藝術與時代、環境的關系以及生命的意義,是值得許多藝術家思考和學習的典范。
關鍵詞:玩世現實主義;方力鈞;圖式符號;觀看方式;波普藝術


一、背景
“文革”時期美術異化為政治話語工具,藝術作品強調突出政治人物,并呈現出“紅、光、亮”“高、大、全”的趨向。[1]上個世紀80年代隨著經濟上的改革開放,西方的文化藝術思潮也開始進入中國大眾視野,藝術家們強調藝術作品應該關注現實中普通人的生活和精神面貌,藝術的政治性相對減弱。這一時期,市場經濟的發展也給藝術創作提供了多元化的條件。1985年,美國波普藝術代表人物羅伯特·勞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1925~2008)注1在我國舉辦個展,一部分中國藝術家受其影響開始反思現行的藝術觀念,試圖用新的眼光和方式探索現代藝術創作。隨著西方前衛藝術的傳入和西方哲學的流行,中國繪畫領域開始嘗試將西方藝術中的表現方式與中國本土藝術相結合,藝術創作應該表現普通百姓的生活,一些藝術家將平民形象符號化,并通過平涂、單色的手法,純凈、鮮亮的色彩來描繪畫作。那個時期西方的藝術思想影響了當時的眾多藝術院校大學生和青年藝術家,對中國當時的藝術文化觀念產生了巨大的沖擊和推動作用,培養了 80 年代中期出現的“85新潮藝術家群”。[2]他們強調藝術創作關注平民的生存狀態,追求“人本重塑”的藝術理想。藝術家開始從現實生活中找尋創作題材,成為當時中國繪畫風格的時尚潮流。

當代著名藝術評論家栗憲庭(1949~)于1992年首次提出了“玩世現實主義”的概念,當時主要用來描述一些年輕藝術家在藝術作品中表現玩世不恭、潑皮無賴的市井形象,并把這些人物形象視作當下一些社會青年的寫照,以此來表達部分藝術家對當時混亂、被動的藝術生態的茫然心理,[3](P.12)方力鈞的作品正是在這種時代背景下產生,玩世、潑皮、幽默已成為其繪畫作品的藝術特色,其大膽的創作嘗試給“玩世現實主義”繪畫創作奠定了理論與實踐基礎。

二、方力鈞簡介

圖1 方力鈞

方力鈞(1963~,圖1),生于河北省邯鄲市,從小喜歡繪畫。[4]現居住北京,職業畫家。1989年(26歲),方力鈞參加了后89’美術的“中國現代藝術展”,同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畢業后成為北京圓明園畫家村的一名畫家。方力鈞追求藝術本身的真實,認為繪畫應該首先重視人而不是畫。他經過長時間的思考,選擇了具有強烈視覺形象和個性撒潑的光頭元素。方力鈞創作了大量的光頭人物形象,他自己也以“光頭”的形象示人,“光頭”成為他最具代表性的個人藝術符號語言。1992年4月(29歲),方力鈞和劉煒(1965~)注2的作品展首次亮相于北京郊區一座經廟宇改建的博物館中,[3](P.22)“玩世現實主義”藝術從此進入了大眾視野,這些作品被栗憲庭貼上了“玩世現實主義”的標簽。此外,方力鈞的大多數作品沒有特定的名字,只有創作日期,有的作品名稱則是被其他評論家或者媒體記者命名的。方立鈞創作于1992年(29歲)的作品“打哈欠的人”,曾被刊登于美國紐約《時代周刊》上,被西方評論家闡釋為“吶喊者”,并成為德國科隆路德維希博物館(Ludwig Museum)注3的重要藏品。1993年(30歲)該畫參加了在德國柏林世界文化館舉辦的稱之為“中國當代藝術在西方的第一次展覽”的“中國前衛藝術展”,[5]德國的相關藝術雜志刊登了關于方力鈞的大篇報道。1996年(33歲),方力鈞首次在日本舉辦展覽。1997年(34歲),方力鈞在宋莊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方力鈞的作品已被國內外多個博物館和藝術機構收藏,標志著他已躋身中國一流藝術家的行列,也成為中國藝術家的代表之一邁進了國際市場和世界藝術家排行榜之中。而以方力鈞為代表的這種“非主流”藝術形態直到20世紀90年代才被認可,從一個側面反映出當時的中國當代繪畫藝術還處于探索的階段。2007年(44歲),由中國民生銀行、上海美術館等共同舉辦的“方力鈞個展”在上海美術館拉開帷幕,這是方力鈞第一次在中國公辦美術館舉辦的個人藝術展。2008年(45歲),方力鈞獲得“國家精神造就者榮譽”的稱號,2013年8月14日(50歲),方力鈞被聘為中國國家畫院當代藝術研究中心主任,[6]他還被多所大學藝術院校聘請為客座教授,這些都表明了方力鈞的“玩世現實主義”藝術作品已經得到了相關官方的認可。

三、方力鈞玩世現實主義作品特點分析

方力鈞的繪畫圖式符號來源于自身及大眾,他將人物肖像符號化,以“光頭”形象為代表,加上潑皮、調侃的繪畫藝術形式展現在他的作品中。好的繪畫作品離不開有意味的觀看方式,方力鈞常在平視、仰視和向心式的構圖中轉換,以此來表達其繪畫作品背后的平凡社會“小人物”的無奈心理。在藝術創作的過程中,色彩能夠最直接地體現藝術家的思想和情感,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著觀者的心理,方力鈞的色彩理念在受到中國本土藝術環境和西方波普藝術的影響下,注重其作品中色彩的大眾性和強烈的對比感,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潑皮調侃的圖式符號
符號學的實質是研究符號形式(符征)和符號內容(意涵),其能指和所指是構成符號的重要概念,能指是實實在在的語言符號形式,是符號的顯性特征,而所指則是符號形式的象征含義,屬于隱形內涵。[7]視覺元素通常作為藝術符號來呈現其能指,它的所指則是符號背后深藏的文化意蘊。正如方力鈞認為一切事物都有可能性,都會提供一種暗示。所以,他有意識地抽空所要描述對象的內容,留下符號和概念。在這呈現過程中,相關圖式就會變成一種具有意蘊的符號。以方力鈞的藝術作品為例,將“光頭”系列作品作為一個符號手法進行分析,能指是作為符號的光頭人物形象,而所指則是光頭背后的文化意義。另外,通過方力鈞繪畫作品,將單個藝術作品組成系列進行分析,這些單獨的作品之間就會形成某種聯系而產生共鳴,從而強化潑皮這個形象的符號特征??梢?,繪畫藝術符號的能指和所指一般通過系列作品的共同呈現來完成。如圖2、3所示,作品中人物都是以光頭的形象出現,作品表面上是光頭人物夸張、變形的表情,實則是社會的前進、歷史的變遷促使了這張臉的變形,像是在嘲笑世界和自己的無奈,從而不得不“潑皮”,這才是方力鈞內心世界的真實寫照,類似的繪畫作品共同形成了方力鈞最經典的“光頭”的圖式符號。

圖2“NO.5” 1991-1992(28-29歲)

“光頭”的背后蘊含的是方力鈞的人生經歷和藝術觀念。老人、年輕人和小孩都有光頭形象,方力鈞本人也是光頭,光頭既代表了普通大眾又代表了方力鈞自身,“光頭”常常與流氓等潑皮形象有著某種聯系,具有能夠模糊個性又富有群體意識的象征意義。在方力鈞的作品中,光頭常以成群的方式出現,表情夸張,具有鮮明的個人符號特征。方力鈞通過藝術作品來反映市井人物“潑皮”、“無賴”的生活,并描述他們心中的情感和人生的態度。方力鈞以平凡生活中的市井人物符號作為能指,用自己的藝術表達方式將大眾生活引入作品中,使圖像產生意識形態符號所指的意義,使符號化形式語言產生審美價值。

圖3 “N0. 2 (打哈欠 人)” 1993(30歲)

2、打破慣用的觀看方式
方力鈞在創作時,通過多角度去思考和描述來打破慣用的觀看方式。受到時代和環境的影響,方力鈞的作品總是給人一種向上看和中心論的感受,他利用其獨特的觀看視角去體現這種感受。而這種觀看方式大多通過不同的構圖來實現,他喜歡采用平視、仰視和向心式的構圖塑造畫面的形式美和節奏感,來達到他的表現意圖。構圖建立在立意的基礎上,現實生活中的“小人物”都是平視、仰視他人,或者圍繞著“大人物”的向心式生活,以此來體現作品背后包括他自身在內的普通人的生活狀態。

圖4 “2006.5.30” (43歲)

方力鈞重視繪畫的觀看感受和畫面切入角度,強調大尺度的繪畫構圖法則,這除了與布展的環境相關還與他看待事物的方式有關。他認為作品的尺度大小是作品非常重要的語言,加上宏大的場面,營造開闊和極具視覺沖擊力的藝術視角,尤其適合在大的展覽上展出。方力鈞認為長時間使用西方的焦點透視方法,就好像總在描繪一個角落,當要描述人的存在關系和生存狀態時,這種構圖方式就不適合了。他認為藝術創作不只是停留在對現實景象的單純描述上,而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讓自己從嘈雜的環境中脫離出來。[8]另外,童年的方力鈞常在重大慶典上仰望天空觀看彩球升騰的景象,而仰視構圖可以勾起他對年少時懵懂、憧憬而又迷茫的回憶。如圖4,該作品采用了平視構圖,畫面中的人物卻都以仰視的角度往上觀望,具有“個性”和空間感。而圖5作品“時光”中,無數個穿著不同顏色衣服的“光頭人”飛向畫面中央,他們身不由己地被“漩渦”轉到時空的“無底洞”里,就像時光隧道一樣,營造了荒誕、超現實的景象。而他通過“360度全景”構圖既突顯了大眾的迷茫,又營造了一種無厘頭的空間氛圍,體現出他內心的茫然和焦慮??梢?,他在仰望浩瀚宇宙的空間過程中,感受到普通人乃滄海一粟,以此來思考生命、自然和時空的關系。方力鈞用更加夸張多變的方式觀察和思考普通大眾的集體無意識行為,通過構圖方式打破了人們慣用的觀看方式,作品表現出人文主義的關懷和對小人物處境的憂慮。[9]

圖5“時光”2004.5.2 (41歲)

3、明艷色彩的波普理念
色彩先于造型映入眼簾,最先決定作品的整體特色,而反映作者的情感和觀念也首先是色彩,[10]并能夠在短時間就引起觀者的視線注意及情感共鳴。在那個時代,包括方力鈞在內的一部分中國藝術家受到波普藝術運動特別是美國波普藝術家安迪·沃霍爾(Andy Warhol,1928~1987)的影響,強調色彩的對比關系。同時,色彩也被他賦予了特殊的寓意和象征,具有主觀性。方力鈞親歷了左傾美術路線時期,受到革命政治宣傳畫和早期的廣告設計實踐的影響,在作品中加入紅、光、亮等同質化元素,使作品看起來色彩明艷,以此來豐富大眾的感官世界。而紅色作為中國文化的一種傳統顏色,既能夠體現出民眾的審美意識取向,也具有一定的階級特征。

圖6 2008.8.8 (45歲)

方力鈞具有很強的畫面控制力和創造力,作品通過明艷的色彩對比來加強滑稽和自我嘲諷的波普理念,以體現當時大眾的藝術審美趣味。同時,配以大海、藍天和白云等空闊的自然場景來渲染畫面,使得構圖豐富、夸張、醒目,無厘頭和荒誕畫面感便躍然而出,是其內心壓力的一種自我釋放。如圖6作品“2008.8.8”,畫面中的嬰兒、花朵、天空等元素均色彩明艷,而畫面中無數個大小不一的生物(昆蟲、鳥類等)從四面八方向畫面中心飛去,整體展現了一種恐慌、無助的情景。這些畫面元素不受傳統繪畫色彩的限制,像是被制造的虛擬場景。而且經過方力鈞的粉飾,它們也不再是純自然元素,成為帶有一種批判意識的符號了。類似的畫面經常貫穿在方力鈞的作品中,尤其是后期的作品更加明顯??梢?,方力鈞是一位具有畫面控制力和創造力的藝術家,也表明了他用色彩表達內心創作理念的同時,其創作思想也隨著環境和時代的變化而變化。如圖7“天女散花”,這是方力鈞于2001年(38歲)創作的作品,通過色彩之間的反襯和對比關系,塑造了很強的空間關系,作品呈現一種向往憧憬之感。而波普藝術作為一種大眾文化,其藝術“符號”來自大眾生活,更能為大眾所理解和產生共鳴,也能夠迅速被傳播。方力鈞立足于中國的藝術色彩理念和波普藝術相融合,使得藝術作品具有本土性和現實感。

圖7 天女散花 2001(38歲)

四、結語

方力鈞作為玩世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其人生經歷、生存體驗和對時代脈搏的貼切觸摸,是其創作當下市井“潑皮”光頭形象的源泉。藝術符號來源于生活,方力鈞通過畫作來展現自己的處世原則和生活態度,也通過具有文化隱喻的藝術符號來思考現實話題,對于當代藝術具有啟示意義。他采用潑皮調侃的圖式符號,將象征大眾和自身的“光頭”符號化,把具有時代特征的藝術語言運用到作品中,有利于國際藝術界對中國當代藝術的關注和解讀。方力鈞善于嘗試和突破,打破慣用的觀看方式,采用多變的構圖方式,在平視的基礎上大膽嘗試仰視和向心式的構圖,增強了作品的整體渲染力。此外,明艷的色彩產生了強烈的波普意識,方力鈞通過色彩對比增加畫面的感染力,以此來表達他的內心感受,也在作品中揭示了時代和環境對人的影響。

方力鈞將藝術創作轉向現實中的普通人,通過周圍人物的生存狀態來表現人的真實心態,從自身出發揭示了一種普通人的處世方式。同時,他通過作品側面反映了前衛藝術思想對大眾的作用,影響了大眾的審美傾向,不僅實現了其文化價值,也帶來了相關的經濟效益。方力鈞利用藝術創作來思考藝術與時代、環境的關系以及生命的意義,是值得許多藝術家思考和學習的典范。


注釋
注1:勞申伯格,美國波普藝術和現成品藝術大師,1925年出生于德克薩斯州的阿瑟港,1942年進入德州大學藥學系學習,但他缺乏研究醫藥的興趣,被迫退了學。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去洛杉磯圣馬力諾的亨廷頓圖書館,看到了英國肖像畫家托馬斯·庚斯博羅的油畫作品《藍衣少年》,萌發了他從事繪畫的興趣。不久,便投入在美國黑山學院任教的包豪斯教師約瑟夫·阿爾巴斯的門下,成為這位抽象構成派畫家最得意的弟子之一。
注2:劉煒,1965年生,北京人,1989年畢業于中央美術學院版畫系,與方力鈞是大學時代的同學,現居住在北京。代表作油畫“狗”,是玩世現實主義的代表作之一。
注3:路德維希博物館是歐洲的一個現當代藝術博物館,較全面地收藏了二十世紀后現代各個類型的藝術作品。收藏達利(Dalí)、里希特施泰因(Lichtenstein)、沃霍爾(Warhol)和700多幅畢加索(Picasso)的作品。

參考文獻
[1]常倩倩.方力鈞繪畫風格的解讀[D].合肥:安徽大學,2013(05):5.
[2]陳祥云.“潑皮”畫家的光頭情結[N].吉林日報,2006-06-17(4).
[3]宋娜娜.“玩世現實主義”藝術研究——以方力鈞為例[D].昆明:云南藝術學院,2012(06):12,22.
[4]馬馳.方力鈞:面向理想,打個哈欠[J].天津美術學院學報,2017(03):19.
[5]劉曉丹.方力鈞:一個打了15年的“哈欠”[J].藝術與投資,2008(01):76.
[6]鄭志剛.方力鈞:“狗尾巴草”的春天[J].書畫世界,2013(11):30.
[7]邵絢.符號學視野下中國當代藝術中的“文革美術符號”研究[D].濟南:山東師范大學,2014(05):4.
[8]曹俊杰.方力鈞:“潑皮”其實是一種追求[N].第一財經日報,2007-11-23(5).
[9]栗憲庭.被遺忘在角落和被席卷面漂浮不定的人群[J].東方藝術,2006(12).
[10]吳衛.色彩構成(圖說本)[M].北京:北京理工大學出版社,2006:16.

圖片出處
圖1~圖4:http://image.so.com/i?ie=utf-8&src=hao_360so&q=方力鈞
圖5~圖7:http://slide.collection.sina.com.cn/slide_26_16418_7053.html#p=1


作者
向英子1 吳 衛2
(湖南師范大學 美術學院,湖南 長沙 410012)
簡介
1、向英子(1992~),女,湖南瀘溪人,2016年畢業于山東工藝美術學院裝潢藝術設計,現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16級研究生,主修視覺傳達設計。通訊地址:湖南省長沙湖南師范大學,410012。郵箱:958816083@qq.com。
2、吳衛(1967~),男,湖南常德人,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清華大學美術學院設計藝術學博士,曾于1988~1990年留學日本千葉大學デザイン學科?,F為中國包裝聯合會包裝教育委員會副秘書長、湖南省工業設計協會副會長、中國機械工程學會工業設計分會委員、湖南省設協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主任、湖南師范大學學術委員會委員?,F主要從事傳統藝術符號和高校藝術教育理論研究。


文章已發表于《藝術科技》雜志2018年04期